执政党和参政党基层工作有何异同
发布日期:2014-08-20   作者: 安庆民进   浏览次数:0
 

 

执政党的工作和参政党工作有何异同呢?在谈这个问题之前,首先我们来看看两个方面政党的相同的地方。

宗旨相同或类似。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宗旨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各民主党派的执政宗旨是立党(会)为公,参政为民。不管是执政还是参政,有个共同点“为民”。就是为人民服务。而且是全心全意。这一点无论执政党还是个参政党都是一样的。换句话说,执政参政的基础、来源、目的 、依靠力量等等都是相同的。

任务相同部分。在民主革命时期,执政党和参政党共同的任务就是推翻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说得具体一点就是推翻、铲除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在华的统治,革除封建统治及其残余,完成从家天下到党(多党合作制)天下的转变——按照当时那个时代的语言就是德先生和赛先生的执政,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现在看来,建国已有60多年了。我个人认为,这三大任务基本完成。说基本完成,一是说完成,二是基本。基本就是我们这三项任务完成得不彻底,不全面,不透彻,或者说疼快淋泥。从第一条看,反帝,帝国主义是不统治我们了,不再直接或者说明目张胆地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但帝国主义(现在新名词叫霸权主义)时时都觊觎着我们。按照他们原有的习惯思维,从19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中叶,来对待我们。当然我们现在可以不理在他们,你不理在归不理在,但这些国家原有的习性却未改,这或许是他们的本性,也或许我们强硬一下,他们会收敛一些。你稍微松一松,他就会跃出水面咬你一下。不管怎样,他们骨子里的还是瞧不起你中国,你发展了他就害怕,或妒忌,或点风起火。我们中华民族与帝国主义列强们的斗争一刻也未曾停止过。只不过我们国内现在进行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大家未看出来。所以我们《中国共产党章程》里有这样一段话,“由于国内的因素和国际的影响,阶级斗争还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有可能激化。”这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多虑,而是对我们的客观存在的理性分析和有备无患。第二条,反封建。这项工作远没有完成。我们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目的是什么呀,其中有一条就革封建特权阶级的命,革剥削阶级的命,包括封建特权,封建礼仪、封建习俗等等。我们农村土葬旧俗之风劳民伤财,封建礼教之风盛行,长官特权思想和行为大量存在于我们这个社会,等级、命令、武断、集权、专制、谄媚、奴才嘴脸等等也同样存在我们这个社会。改革开放让我们国家迅速富起来,但一些“洋瘤”也同样渗透于我们这个社会。文化大革命有它的许多弊端和后遗症,大家把它定性为“十年内乱”。这里我不去争论这件事件的性质和危害。以后历史会有个公正的评说。历史是人民写的,同时历史又是由历史本身写的。我个人认为在当时情况下进行一场思想净化运动也是完全必要的。因为那时新生的共和国才成立十几年,从国内来看,从旧社会过来的地主、资本家还健在,虽然镇压了不少,也劳动改造了十几年,但他们复仇、反掌的想法还时时刻刻存在的。他们更寄希望于他们的后代来完成他们的“夙愿”。从而实行资产阶级或者说剥削阶级统治。党内当权者之间的斗争也异常激烈,出现了小宗派、小集团的现象,有的作为党的政治局委员高级领导者,六年都不向党的最高统治者汇报思想、汇报工作,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当然这场运动最后的发展变化也可能出乎发起者的所料。时间过长、被阴谋篡权者所利用,当时天天政治挂帅,搞阶级斗争,过左了。以至于整个社会处于惶恐和不安之中,这是当时最高统治者所未想到的,他自己处于高端和深宅也无法像年轻和中年时代体察民情,深思处虑地同他所统治的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在某种意义上讲,文化大革命也是封建统治思想的在当时时代的再现。所以,我们反封建的任务远未已完成。再看领土统一情况,这也是基本。台湾等诸列岛尚未完成领土统一,我们的南海不少岛礁还被别人侵占着,北方更为广阔的领土也在别人被窝里睡觉呢。谁承认丧权辱国的《中俄瑷珲条约》和《中俄北京条约》?我们今天的领土是通过流血甚至丧失生命所获得的,也就是大家所常用的词语抛头颅、洒热血。我们现在的国人和我们的国家总想通过和平手段来取得我们失去的领土,总梦想不通过必要的付出,甚至流血、牺牲就想人家把失去的土地还给你。这是安逸者思想。这种休养生息的想法或者说韬光养晦的策略在一段时间里存在还是准许的,但长期存在就是安逸者想法。过点安逸式生活,过点舒适体面的日子这个也无可厚非,但问题是,这个地球上各种各样的人物都存在着,各个民族、各个国家利益冲突无时无刻都存在着。不是你一个人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就是你一个人生活在星球上那也无意义。所以我们必须“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不战而屈人之兵”固然很好,很理想。但现实和历史告诉我们,我们领土的取得和回归,仅仅用和平和强势屈人之兵这种办法是不够的。这里我是说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三大任务的基本完成。这是执政党和参政党共同的职责和使命。

而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呢?我认为,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参政党以及全中国人民,同样面临着三大任务。一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强国富民。这是建国后特别是“一化三改造”完成以后,我们就要集中精力做这件事情。或者说我们花主要精力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但由于当时国内、国际以及领导人指导思想上的失误,我们这项工作徘徊了二十年。直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我们这项工作才真正走上正轨。当然,诚如我前面所说的的那样,我们在集中精力抓经济建设的同时,特别是国力大大增强的同时,别忘了强权政治(西方老牌帝国主义或新生的一些敌对势力)对我们工作的干扰。请大家注意,我这里用了“干扰”,而不是“欺诈”,或者说“欺侮”。干扰是在我们已取得政权后,不满现实的敌对势力采取内扰外堵的办法扰乱你的政治、经济等国家生活,打乱你的经济建设秩序,分散你的经济建设的注意力,减缓你的经济建设发展进程。现在所谓反C军事围堵,什么钓鱼岛之争他要插一手,中菲南海岛礁之争他也要插一手,有时跃于水面,有时钻进水里,搅得你不得安宁,因为,对付你中国,他从19世纪中叶《中美望厦条约》中就开始尝到甜头,如今,你发展得这么快,发展得这么好,他第一,你第二,他自然心里不平衡。第二项任务就是巩固和发展文化生产力。为国人提供优良的精神需求,为我们国家经济等各方面建设提供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第三继续完成祖国的统一大业,维护我们的领土和主权完整,不受侵犯和破坏。这些都是执政党和参政党的共同责任。

那执政党和参政党职责和使命有哪些不同呢?应该说从革命到建设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使命和任务都是一致的。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理想上还有些差异。在中国,执政党的最高使命是实现共产主义。这是人类最高理想。中国共产党把此作为奋斗目标。当然共产主义应包括两方面含义,一是制度,二是指共产主义运动和实践。我们目前所进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就是共产主义实践的现实体现。各民主党派在这点上目标与执政党是一致的。

 

基层组织的差异

 

上面我从面上谈了执政党和参政党目标和工作使命的异同。现在言归正传,具体到基层,具体到各个单位执政党基层组织和参政党基层组织还是有很多差异的。具体说来有以下方面:

一、            目标任务有差异

执政党基层组织是以单位或一个实体作为活动单元的。说的事所谈的工作都是与单位或实体密切相关。也就是说组织的活动内容和工作目标是直接紧密相连的。看得见,摸得着,非常切合现实的工作目标。参政党的基层组织呢?工作内容和工作任务是参政议政,我们组织是建立在市以上,所以我们的参政议政工作也于城市及其以上的工作内容有关,说的好听一点就是宏观内容多些。是仰视。这一条,说得简单些就是就是执政党基层支部做的事情与岗位联系密切些,参政党基层支部所做的事情与单位岗位职责相对远些。执政党基层支部所做的事是平视。有的人说,你单位的事情也可以拿出来大家参参、议议。这个不错,但一个单位的事情无论是从事出版还是从事教育、文化、科技等行当,真正拿出来参政议政方面的事情还真不多。如果用高度来衡量的话,那参政党基层参政议政的高度要高,从范围来讲,要广得多。我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十余载,从事民进基层支部工作也十余年,但真要说单位的事与民进的事相吻合,提得上参政议政层面上我只写过两条,一是湖心路书刊图书市场盗版书治理问题(2001年),二是文化书城建设(2003年),就是现在的安庆图书城。其它方面也有可以拿出来写一写,可以作为参政议政的内容,但究竟很少,与参政议政的广度和高度还有距离。我举这个例子就说明参政党基层支部和执政党基层支部工作是有差异的,这种差异有时还很大。当然,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无论是基层组织还是普通党员都有权利和义务反应国家和政党以及社会方方面面的宏观方面的事,我这里这么比较是从工作和着眼点层面上说的。

二、            工作方式不同

民主党派的各基层组织开展工作着重在“参”上。在时间安排上,多选在班外时间或休息日时间;在课题研究及开会发言方式上只能以“建议”的方式;在民主集中制这一决策程序上,我们只能选择民主阶段。发言也罢,建议稿也罢,最终的集中由执政党来完成。当然少数以参政党的身份担任实职可能情况要好些,但关键的事情还是被动的多,或者说有尴尬的时候。

三、            经费来源不同

执政党基层支部的活动费用来源于党费留存。不足部分单位可以从其它费用中可以补充。执政党“党管干部”、“党管人才”,这样从理论上讲,执政党掌握了全部财源。实际上也是如此。参政党的基层组织开展活动只能来自于捉襟见肘般的会员缴纳的会费。少得可怜,管一年开展一次相对体面的活动还不足。而执政党基层开展活动一次三五千乃至上万的都可以得到保障。参政党一些基层支部会员参会都是给你的面子,要想再交会费那就更加难了。没有经费,基层开展活动那就十分艰难了。再加上你所参政的事儿与自身的饭碗的事关联性不大。大家参会的积极性大大打折扣。这种情况在参政党基层支部中司空见惯的。在这一点上,参政党的一个市委会的一年的活动经费还不如一个执政党的一个科室经费多,到基层那就可想而知了。

四、            社会地位不同

执政党支部书记有兼职的,更有实职的。他们享有相应的权利和待遇。包括我上面所说的经费来源。而参政党呢,几乎是兼职。经济、政治待遇与执政党是无法相比拟的。这里作比较,并不是与执政党争名夺利,而是由于执政地位和方式的巨大差异而形成的待遇和方式上的迥异。

在实际工作中,即使存在着方方面面的差异,但参政党成员和基层组织都在认真履行着自身的职责,虽然执政党奉行的是立党为公、执政政为民立党思想和执政基础,而参政党是“立党(会)为公,参政为民”,一字之差,而实际待遇和内容相差十万八千里。执政党往往把各级党派的头面人物修饰或者说装扮得很好,但到基层就不是那回事了。但即使这样,处于基层的广大党(会)员还在认真扮演着自身角色,继续书写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这篇文章。毫不懈怠,执着向往。执政党党员一岗建功就行了,但参政党做点事儿是“双岗建功”。大家想弄点名儿,做点事儿压力有多重,双岗建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多么艰难。人家一岗建功,说的是自己吃饭的事儿,干的是自己吃饭的事儿,也就说正经事儿,你呢,说的和做的都与自身饭碗儿事情关联性不强,甚至是无关的事儿。这样作为基层的会员(党员)以及所代表的的基层组织也罢,做事有时就得小心翼翼,甚至有时还要背着点单位做党务事情。免得人家说你在不务正业。有鉴于此本人特提出以下工作建议:

一、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参政党高层领导者都要关心民主党派基层工作建设。要给基层支部开展工作提供有益、有为、出实招、打基础、打地气的平台。从国家和社会发展层面来说,民主党派基层组织所做的参政议政的事情是利国利民的。都是革命和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我说革命。前面一开始我就阐述过,这是我们政党的共同责任。既然有共同的奋斗目标,有共同的责任,为什么在待遇、工作安排、经费保障有如此多的差异呢?

二、在实职安排上也不要区分得泾渭分明。“党管干部”、“党管人才 ”那是从宏观上说的或者说从总体上把握。在实际工作中共产党党员和民主人士都是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的执行者和实践者,在岗位安排上还区分得那样“楚汉分界”。连一个基层的从事经济工作的经理也非得中共人士担任。我们不是说“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吗?是在纸上好看,照顾一下面子,好让人家说你不是个专政党,还是从内心深处真正实行多党合作制。

三、在有民主党派成员所在单位,基层党组织召开人事和重要议事会议时应不拘形式地邀请民主人士列席或参加会议,就人士人选和相关议事问题,民主人士抱着对单位和事业负责任的态度独立发表自己的看法,已达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目的。这一点,在中央、省、市一级层面上我认为要做得好些,有实质内容,有谈头,中共的一些有见识的领导人也乐于听听民主人士的意见,有的还会充分吸纳民主人士的意见,这充分体现了有见识的中共领导人胸襟开阔,察纳纳言想为国为民办真事、办科学之事的情怀。然而,到基层,往往就变了样,哪有民主可言,基本都是一言堂,一家言,一党专政,基层无民主,往往决策失误多,如果中共真的有那么大本事,为什么在上个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之初,我们那么多国企歇业、关门、倒闭,我们当时的企业不都在党委领导下,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的根本利益,结果如何,我们基层体制不活,僵化裹足不前,教条经典,脱离时代和社会发展步伐,怎么能领导人民前进呢?我们不少中共基层负责人干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还少吗,历史到底是人民包括民主人士向前推进呢,还是少数指手画脚的推进的呢?别忘了,我们昨天惨痛的历史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们民主革命时期所提出的三大任务,没有根本完成,我们现阶段,我们的时代所赋予我们政党的强国富民的任务,我们要打破西方的软化势力对我们工作干扰,我们民族振兴,我们人民的未来等等都需要一个科学的、强有力的政治领导力量,这个政治领导力量既要执政党,中国共产党,也需要其他各种政治力量的参与、帮扶,一个好汉三个帮,大石头还需要小石头围,执政党权力过分集中对执政者来说并不是是件好事,最近,中石油4名高管落马也再一次证明了权力过分集中,缺乏监督所带来的隐患。“基层部门领导权力如果过于集中又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腐败窝案串案也会相伴而生。 通常是一个案子进去,挖出一串窝案串案是此次中石油分公司腐败最主要的表现形式。从查处的情况看,往往是一个单位内多人合伙,或领导贪污、挪用,有关人员效尤,或内外勾结,共同犯罪,往往是办一案,带一串,端一窝。《经济观察报》题为:曝中石油高管落马的原因:或因油井利益输送及工程转包黑洞输,作者:庞丽静 陈勇作)))))))者作者,送或曝中石油高管落马原因:或因油井利益输送及工程转包黑洞中石油高管落马原因:或因油井利益输送及工程转包黑洞